当前位置:主页 > V生活派 >忙碌多姿彩‧5华裔乐当公僕‧“不可多得职业” >
忙碌多姿彩‧5华裔乐当公僕‧“不可多得职业”
上传时间:2020-07-09点击:881次
忙碌多姿彩‧5华裔乐当公僕‧“不可多得职业”(吉隆坡6日讯)懒散和沉闷,是大马民众对公务员普遍印象。有人甚至语带讽刺的问:“你们有工做的咩?”不过,5名华裔公务员现身驳斥,声称他们工作忙碌得忙里偷闲的机会也没有,更强调公务员生活多姿多彩,促进种族关係之余还能为国贡献,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职业,希望藉此洗脱公务员的污名。这5名华裔公务员年龄介于28岁至32岁,是一群为国家及社会贡献的生力军。他们週六受雪隆海南会馆青年团大专与专业组的邀请,在雪隆海南会馆文化活动中心分享《我在政府部门的日子》,让大众更了解华裔在政府部门的机遇及工作点滴,并鼓励更多华裔青年加入公共服务。华青对国家政策缺认识他们是颜芳伟上尉(30岁,陆军学院教官)、何心敏(32岁,行政与外交官)、蒋侑育(31岁,行政与外交官)、周汉荣(31岁,工艺学院讲师)及龙耀福(28岁,副部长特别事务官)。5人当中,3人日以继夜的忙碌,协助政府策划及推行各项政策与活动,另外2人贵为教员,工作时间虽固定,但由于教育事务关係到学生的未来,他们其实也是24小时后备,随时应对学校及学生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们不认同社会大众对公务员的负面观。以何心敏为例,在首相署经济策划组工作的她,曾在策划及製作第十大马计划时,连续好几天24小时工作,还得睡在办公室内,醒来后再继续赶工。他们坦言,在未成为公务员前,他们曾听过许多批评公务员工作态度的传言。他们后来选择当公务员,理由是亲自参与,尝试通过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和改变他人。他们声称,通过自己的力量,在政府机关内提出良好的建议,协助政府施行更公平和公正的政策,是他们在担任公务员后最大的收穫。惟他们也发现,与其他族群青年相比,华裔青年对国家政策及法令的认识较逊色,无法向政府提出一针见血的建议。被同僚绑树上庆生5名华裔公务员披露,加入公务员行列后,他们经历与在私人界工作所不一样的事,尤其是在种族间互相了解的课题上,有了更进一步认识。视为欢乐相处方式他们说,以前在以华人为主的私营单位工作,根本没想到要如何去认识其他种族,但自从跟其他种族成为同事后,彼此会互相了解各族的文化、习俗和生活,相处得非常融洽。他们表示,公务员的工作其实并不沉闷,就如颜芳伟所言,他们军队里的特殊文化,就是把生日的人捆绑起来“欺负”,当作是一种庆生方式。“有一年生日,我的学长突然把我叫进房间,后面突如其来3个伙伴,把我用绳子捆绑起来,然后挂在树上几个小时,直到生日过完为止。”儘管这种庆生方式太特殊,让“生日日期”成为军队中最希望保守住的秘密,但是对他们来说,就算被同僚“欺负”,他们也会视为兄弟情谊间的欢乐相处方式,彼此没有芥蒂。蒋侑育(31岁):受宠爱招妒被同僚愚弄首相署海事执法组行政与外交官蒋侑育在部门里因点子多及勇于交谈,而深受上司宠爱,结果树大招风,上司对他非一般待遇惹来他人嫉妒,不爽他的人悄悄把他的相片做手脚愚弄他。他披露,老一辈的巫裔上司和前辈,特别喜欢用英语交谈,可是巫裔后辈在英文这块缺乏自信,不太敢用英文跟长辈交谈,但能言善道的他与前辈沟通无阻,甚至还被上司邀请出去吃饭,因此招来嫉妒。改革公僕多项惯例他说,搞小动作者把他在组织架构图上的人头照调转,彩色向内,空白向外,以污辱他,不过他并没因此而动怒,因为上司曾告诉他,会搞小动作的人都是小人,没必要计较。他声称,自从他加入首相署海事执法组后,上司通过他去执行多项改革方案,包括不允许託其他人打卡、办公室电话不可直播手机号码、取消喝早茶的惯例等。周汉荣(31岁):教会学生守时‧马六甲万里茂工艺学院讲师马六甲万里茂工艺学院拥有逾400名讲师,华裔佔6位,印裔5位;学生人数超过5000人,而华裔学生则少过100人。周汉荣的工作主要教导学生如何製作履历表、写求职信、应对面试、出考题等,也同时担任纪律老师、舍监、篮球领队、保龄球队顾问兼教练、中国大学教育访问团翻译等,身兼多职。他最难忘的一件事,是12名学生缺席期末考,惟如果学生有文件证明缺考理由,就可申请补考。其中一名学生致电要求补考,他让对方跟其他欲补考的同学于早上9时30分到办公室找他。但学生迟了15分钟,他拒绝让他们参加,并要他们隔天早上6时来到舍监办公室补考,以示惩罚。隔天早上5时30分,学生提早半小时到达,还打电话问他是不是真的举行补考。考试于6时準时开始,7时结束,学生离开考场时一一跟他握手,还跟他说对不起。何心敏(32岁):盼华裔当公僕为族群发声‧首相署经济策划部行政与外交官何心敏是首相署经济策划部行政与外交官,她是在私人界工作9年后,凭着一股想为国家付出的心而选择进入公务员行例。她说,一般人认为,政府施政不公偏袒某一族群,但她身在政府机关后才发现,并不是政府忽视非巫裔族群的需求,而是代表其他族群的声音太少,政府无法实际了解各族需求。“华裔公务员数量少,一个部门可能只有一个华人,试问该如何在政策会议上提出更多建议?我鼓励华裔青年当公务员,就是希望政府内部拥有更多其他种族的声音,令政府施政更公平。”询及她当上公务员后曾面对甚幺困难时,她说,不能穿裤只能穿裙让她感到郁闷。曾试过发电子邮件给部门上下所有人时,被上司指正说排序不对。她指出,政府部门重视“排名先后”,当他们发电子邮件时,须先从最高领导层的电子箱开始,之后再到中层人员至低层人员。龙耀福(28岁):尝尽各滋味“辣”最难应对‧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当上公务员后,我尝尽甜酸苦辣,唯独辣是最难应对的,原因是整个布城所卖的餐点都是辣的,对一个不能吃辣的我来说,实在难以适应。”龙耀福以风趣的方式道出“辛酸”,惹得出席者哄堂大笑。忘打卡要解释信他说,上下班打卡制度,若忘了打卡就得写信解释、申请任何事项都须依据程序等,对习惯于私人公司自由作风的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他指出,当部门在主办一些收集民意的青年论坛活动时,他发现友族青年长期关注国家政策和法令,在讨论政策改革的课题上,他们甚至能引经据典,告诉你哪一条法令、哪一项政策需作出修改。“反观华裔青年,除了与公共服务脱勾外,在国家政策及法令课题上,他们只懂得提出看法,但却无法一针见血,明显与国家政策脱节,这是华裔青年需改善的地方。”颜芳伟上尉(30岁):父母曾反对从军‧陆军学院教官颜芳伟在陆军学院出任教官至今已6年,目前已是上尉级别。他指出,严格来说,从军者虽吃政府俸禄,但他们却不是公务员。他解释,公务员是为政府、国家和人民服务,但军人只为军队服务。保卫国土安全是首要任务,一旦国家发生动乱,军人可自组临时政府接管国家。他说,当初选择当兵时,父母坚信好男不当兵而提出反对,父亲甚至问他“没有其它工作了吗?”。但他坚持自己的决定,受苏丹(军队荣誉上校)赐封时,父母还是一脸笑意,骄傲的看着这个孩子走上军职路。他坦言,任何工作都存在危险性,尤其是当兵,除了面对险境外,还比一般工作辛苦。惟他始终相信,只要有信念,相信自己将被训练成一名好军人,就不会有怨言。“进森林训练、空降、打游击战等,基本上都会有危险,尤其是空降兵的死亡率是2%左右。但跟每年6000人死于车祸相比,当兵安全多了。”当上公务员最大收穫蒋侑育:花红或奖励金都不需要被扣税。何心敏:所建议的政策或上司接纳并纳入第十大马计划内,进一步实现当初想为国家付出及带来改变的目标。颜芳伟:在我服务才半年时,父亲染重病需注射每支5000令吉化疗针。向国防部求救后,政府立即拨款买了6支化疗针给我父亲,我看到政府对我的投资。周汉荣:曾有一名学生致电道谢,因为他依循我所教导的面试应对方式,顺利觅得上市公司高职。龙耀福:了解到私人界与公共服务领域在运作上的差异,工作和人生体验变得更完整。5华裔公务员给蠢蠢欲动华青入行建议1. 关注时事,阅读国家政策2. 掌握国语和英语,及更多其它语文3. 考试时从最后一题做起,因为前面的题目最难4. 多留意公共服务委员会(SPA)官网所发布的徵聘资讯5. 欲从军者则需关注国防部网站‧2011.03.06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