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C云生活 >为家人祷告多年似乎未蒙垂听… >
为家人祷告多年似乎未蒙垂听…
上传时间:2020-06-15点击:640次

跟随上帝多年的信徒,应该都会经历某件自己心中非常在乎之事,为此向神祷告,但多年来却不见事情有什幺大改变;同时,却又明明知道生活里其他面向经历了神的作为,甚至自己的生命也被神建造起来能影响周围人。

或许有的人会回应:「这是因为神的时候还没到」 、「是我们所在乎的事情要有所眼光的调整」…面对这种祷告多年未蒙垂听的状况,属灵书上也有许多见解,然而,这些却不能全然安慰并解开当事人埋藏心里深深的疑惑和矛盾感受,直到神的手介入。

一场痛苦的等候
对我来说,信主十多年以来心里一直无法释怀的,便是为什幺神还没施恩在娘家父母身上,使他们得着上帝的救赎之恩,进入永恆之约中?

日复一日持守为娘家父母得着救恩祷告,对我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痛苦的根源在于不知道如何在上帝面前面对这件事,祷告十多年却未见这事儿有明显转机,即便有各种「说法和见解」可以表面疏通这份痛苦,却没办法根治我的心结和逐年累积的疑惑感受;随着年岁,这心结从隐隐约约的感受到浮上檯面,成为鲜明的石块—这件心头非常在乎的事着实成为梗在我和上帝关係里的障碍。

头几年我带着很大的热情来到上帝面前祷告,热切、专注、乐观、并乐于寻求学习各种为家人得救祷告的方式;几年后,心慢慢冷却了,虽然继续持守为家人得救祷告,却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一种虚伪又表面的祷告,也就是动口、心却动不了。

我的祷告并不是因为心里像起初百分之百全心相信神会拯救家人灵魂,潜藏在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我努力运用这种「说法和见解」压抑这种因着祷告未蒙垂听而孳生出来的矛盾和疑惑,这些矛盾和疑惑无声无息侵蚀着在这件事上我和上帝的关係。

即便如此,过程中我是无法察觉「不知不觉」带来的变化,直到几年后,发现自己连虚伪又表面的祷告都无法持守下去,才惊觉问题大到不能不换个方式面对,却又不知道能有什幺新方式来面对,于是在上帝面前,在这件事上我沉默了。

有几年时间,私祷时,我在上帝面前迴避这件事,省略这件事,假装好似我和上帝中间这件事从没有存在过。这让我很压抑的心暂时得着舒缓,就像将一个很重很重的担子卸下来放在一旁,我置之不理与不揹负一段时间。

当然,无论和上帝之间在父母得救事上心情如何转折,并不影响生活里与父母真实的互动,甚至,许多时候重担与压力的来源,便是源于与父母真实的相处,时时提醒我,上帝尚未在父母灵魂得蒙拯救一事上动工。

没有办法再祷告了
沉默几年后,某天,上帝主动出击了!上帝的出手并不是施力在父母身上,上帝的手扳回我迴避的心。

一次祷告中,心里有个声音问我:「你为什幺不为父母得救祷告了?」我说:「因为我祷告都没用,怎幺祷告,表面看来都是同样一摊水,没变化,没办法祷告了。」事实上,我没说出口的回答是:「是你先没工作,不是我先停止祷告!」

那声音继续问我,「你有没有看到这些年来,因为要操练为家人尚未信主的代祷磨练,你在祷告中得到的益处与成长?」这问题我没想过,我安静在上帝面前,心也逐渐转过身来与神面对面。

接着,我心里闪过许多画面,随着画面的引导从代祷角度来看自己在基督里的成长旅程,我不禁承认:是的,因为从信主一开始就要埋身在为家人蒙恩得救代祷,这成了很大的动力让我投身祷告的学习,我走得很深也十足认真;而多年来除了父母尚未蒙恩得救外,其余的人事物,我都深深在祷告中经历上帝的作为,甚至,许多不在祷告之内的事我都深深经历上帝的工作。

我突然有种新的感觉,上帝并没有全面不理睬我的祷告,祂仅在父母蒙恩得救的事上沉默了。然后,我发现自己生了上帝很多年气,却没有认真问过祂为什幺,于是鼓起勇气问上帝:「为什幺唯独这件事你沉默这幺久?」

转眼定睛在上帝的信实
这问题没让上帝生气,心里面的声音维持一样的声量反问我:「如果我告诉你,我沉默其中一原因,是因为我要用这件事的过程考验你、熬练你、也雕塑你,你能接受吗?」我懂这句话的意思,上帝在问我,能否将我与上帝关係里的这个沉默单纯视为一份马拉松式的生命考验和训练?

这是我从没有过的想法,我沉默了。但某程度我是能同意的,若上帝要在我身上有个训练,父母尚未信主这件事虽有父母本身的因素,但回到我身上,因着我对父母锲而不捨且执着的情感,是展开训练的好平台,因为这份关係是所有关係中我最不会因为困难而放弃的。

我跟上帝说:「我会好好重新想想。」上帝给我一个新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十多年来为父母蒙恩得救代祷的旅程,我花了好些日子整顿自己,才发现许许多多隐藏在沉默背后的生命礼物,更发现自己在祷告上逐渐变质的心。

原来,在这件事上,当我越来越定睛在上帝的沉默上,我的心就越来越狭隘与呆版,然后开始归咎上帝不工作导致我越来越不知道如何祷告,殊不知是自己的心变质了。

变质的心让我失去生命当有的敏锐度与活泼的灵,即便上帝在沉默的时候,祂仍旧在祷告平台的另一端,祂没离开垂听祷告的位置,而是我先行离座,是我给自己理由先行弃守代祷的位置。

于是,我重新来到上帝面前认罪,为着自己的小信、甚至是失去信心来认罪;并求上帝在这件事上重新恢复我活泼的灵与敏锐度,重新带着力量站回代祷者的位份上。

数算神同在的记号
说也奇妙,这一站回去,我的眼目和感受都改观了! 我开始看到,虽然父母尚未信主,但他们这十多年来生命、生活和心境都保有一种平稳度,这就是神奇妙的保守和看顾。

我也看到,这十多年来,父母一直能对我分享心里深刻的心情,甚至随着年纪也慢慢将重要的事倚赖我,这份经过岁月历练越形畅通无阻又深层的亲子关係,是神信实的工作与祝福,能在父母心情的底层陪伴他们,这是神同在的记号啊!

原来,经过这漫长的代祷旅程,上帝又拓宽掘深了我的眼目和心胸,让我知道如何观看祂的心意和作为,并在这些观看颂讚中,使我的心能继续坚守在神的沉默中,能带着盼望祷告和期待着。原来,这不仅是上帝与父母生命的独特旅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成了我和上帝之间奇妙的旅程。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